南瓜

山不在高,有龙则灵(下)

看到我的尾巴就要和我结婚!!!

我被这个故事幸福到眼泪要出来。

没有最最喜欢的人,千百年的生命也不好玩!!!

蒹葭苍苍:

 @南🎃瓜 接好您的下篇~


这两天重感冒,努力肝了一万字,也是真的尽力。


其实细节满粗糙的,但因为生病就偷懒不想打磨😁


希望你们喜欢这只小龙。


早安~






(上篇)






6.


ming最近很苦恼。


去了几次龙洞都吃了闭门羹,不管怎么喊小龙都不出来见他,洞穴深处也不见龙影,没想到小龙这次气性这么大。


不过巧克力都不见了,不知道是不是小龙偷偷收起来吃。


该不会是扔掉了吧。


自己从山下扛上来这么一大袋子也不容易啊。


哥哥前几天把ming找去问杀龙进度,自己支支吾吾还被批杀龙不力。


forth说星之国的beam王子催得很着急。


beam的事你心急火燎个什么劲儿,你弟弟心烦意乱你看不出来吗?


他想说小龙很可爱很善良,想说小龙的魔法都是用来治愈,想说星之国的坏事不是小龙干的。


可是他没有证据。


没把握的事情ming不会轻易做。


也隐隐的,不想让别人知道小龙这么可爱。


除了把练剑用的稻草人刺成碎片之外,ming似乎什么也做不了。


心中郁结,辗转难眠。


ming偷偷写信给星之国的好朋友yo,拜托他和他男朋友帮忙调查星之国最近的一系列事情。


yo是赫赫有名的侦探,他的男朋友是星之国首席骑士,交给他们的话一切都应该会没问题。


但是小龙要怎么才能哄好,ming深深叹了一口气。


不过,小龙这次反应这么大,该不是,吃醋了吧。


不会的不会的,他是龙啊,法力高强,长命万岁。


我只是小小人类,他怎么会对我有所留恋。


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执着地哄他,或许几百年后kit根本不会记得遇到过自己。


记不得也不要紧。


此时此刻,不想让他因为自己生气。


我的人生短短几十载,对你而言不过是弹指一挥间。在你的自传里,或许都不会为我记下一笔。


或许我的努力都是尘埃,是徒劳,是浪费。但即使知道是这样,我也想浪费在你身上。


又一次,ming披星戴月地出发了。在熟悉的山路上披荆斩棘,又一次站在龙洞前。


咚咚咚,礼貌性地敲敲门。


又一次,静悄悄,连个回音都快听不见。


ming长驱直入,就算今天又吃闭门羹也要走进去看一看才死心。


出乎意料的,石床上卧着一个小人儿。


是他朝思暮想的人,是他夜不能寐的原因。


ming凑过去,闻到一股酒味儿。kit双颊酡红,酣睡于榻。


kit喝酒了?


再看看kit手上,哦,酒心巧克力。


先是心下一宽,还好还好,自己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带来的巧克力没白费,小龙有带去好好的保管在自己肚子里。


再是心头一紧,吃个酒心巧克力也能醉?这龙的酒量也太差了吧?


糟了糟了,龙要是发起酒疯来可怎么办?


ming仔细看了看kit,喝醉的kit看起来像小刺猬收起棱角,终于露出柔软的肚皮。乖巧的,软糯的,顺从的,分明是涉世未深的少年模样。


仿佛是感知到了有人存在,kit睁开眼,看到了ming。


“你怎么才来啊…”声音有些哑,眉梢眼角都是委屈。


我来了!我来了好多次了!ming在心里呐喊。


“对不起对不起,”但嘴上还是情不自禁的道歉,“是我来晚了。”


ming也坐在石床上,小心翼翼地让kit的头枕在自己腿上,好让他睡得舒服些。


“我一直等,你一直不来。”kit有些不依不饶,但还是很诚实地在ming的腿上找了个舒服的角度躺好。


“我错了,我错了。”ming轻轻玩着kit的头发,kit的发梢打着卷儿,轻轻一拉又弹回去,奇妙的手感让人爱不释手。“kit那么生气,是为什么呢?”


“不知道,”kit看起来坦诚又茫然,“但是一想到你为了和别人成亲竟然要来杀我,我心口好痛。我想到你要和别人在一起,心头很酸很酸。”kit的手放在心口,ming看到他醉得指尖都变成了粉红色。


喝醉的Kit诚实的令人心碎,平时只会摆出龙族的骄傲,嘲笑人类都是傻子,醉了以后却露出了小孩子心性,红着脸诉说着依赖。明明被家人警告人类不能相信,却还是毫无保留地等待自己,这份信任让ming心头发涨。


不想让Kit再信任别人,希望自己就是他最信任的人,唯一信任的人。


小龙脸色潮红,鬓发尽湿,抬头望向他,嘴唇殷红,看起来湿润又甜蜜,眼睛里藏着笑意,因为醉酒呼吸急促,浑身散发着酒香。温热绵软的kit正笑盈盈地看着他,笑容在幽暗的洞穴里显得暧昧又模糊。


眼前的kit散发着着香甜可口、清澈明媚的少年气息,ming也浑身发热,他几乎头脑发晕,像小处*男一样紧张起来。


该死的,自己该不是有恋童癖吧。


不不不,这条龙已经百来岁了。是成年龙了。


ming无可抑制地硬了。


“你烙着我脑袋了。”kit平静地陈述,但这平静里又有小小的狡黠,ming一时分不清Kit到底是真的不懂,还只是在调戏他。


但骑士风度使Ming守住了最后一丝清明,这是只醉酒的小龙,不能趁龙之危,不不不,硬了也不行。


暗暗念经,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字头上一把刀。


先不谈人龙有别的问题,不管要发生什么也该是在清醒的情况下吧。


ming想起了平日里哥哥的教诲,有些惭愧,如果是forth,一定不会趁别人醉酒就把人睡了。


不合礼数,不守规矩,不讲礼貌。


这些都不该发生在第一骑士身上。


骑士就是该优雅,该自重,该爱护羽毛,该洁身自好。


ming叹了口气,把软绵绵没了骨头的Kit抱在怀里,轻轻帮他拍拍背,哄他睡着。


听见kit渐渐发出了平稳均匀的呼吸,ming松了口气。从小到大都是各种美女投怀送抱自己都来者不拒,现如今为了条小龙突然改走禁欲路线,真是难以想象。


小龙是睡着了,但小ming还醒着。


ming低头看了看小ming,苦笑着摇了摇头。




7.


yo写信来说星之国的事情不像想象中那么简单,但总算是有了眉目,让ming静候佳音。


ming春风得意,最近和Kit也时时见面,越发甜蜜。尽管Kit还是嘴硬心软,一直嚷嚷着“你别来”“不想见你”,但每次见到ming带来的好吃的还是美滋滋地扑过来,像小狗狗一样露出满足的笑容。


见过醉酒的kit以后,ming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一定不让kit再苦苦等待自己。再怎么赶都没用,ming已经看穿了这只小龙。


ming有时候想捅破这层窗户纸,又担心对于kit而言自己太渺小。


唯一麻烦的就是哥哥了。


forth又把自己找去问杀龙的事儿了,想到yo的信,ming一口咬定快了快了,想再次糊弄过去。


没想到这次forth没这么好糊弄,说自己要亲自出征去沙龙。


“beam说是龙害的他的国家鸡犬不宁,他要嫁给杀龙的勇士。”


哦,所以说来说去还是为了星之国的王子呗。


“最近听说龙又在星之国杀人放火,星之国上下大乱。”


最近龙都和我在一起,哪有空去星之国。ming在心里翻白眼。


ming简直要咬碎牙龈,到底是哪伙人在陷害他的小龙!


Ming心里想这件事情务必要尽快做好,他可不想看到哥哥带兵出征去杀龙。


ming好说歹说,fotth才勉强同意让ming独自处理杀龙的事情。


看来要亲自到星之国去找yo了。ming暗自思忖。唯一舍不得的就是小龙了。


ming又风尘仆仆地踏上山路,咚咚咚,小龙在不在。


在的在的。小龙飞快地出现。“你怎么又来啦,明明前天才来过。而且今天空着手就来了!都没有带好吃的!”kit皱皱鼻子。


“对不起啦。”ming叹了叹气,揉了揉kit的头发,嗯,手感还是那么好。


“你怎么了,你有心事。”kit有些担忧地看向ming。


“我最近都不能来看你了,”ming心里实在是放心不下,毕竟最近关于龙的传言俞传俞烈,真怕有人找上山来,“你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如果不是我,谁敲门都不要搭理,不敲门就闯进去的家伙更加不要理,明白吗?”


ming从来都是笑盈盈的,镇定自若的,自信满满的,从来没见过他这么紧张。


毕竟小龙是他的软肋。


kit也跟着紧张起来:“怎么啦,你要离开很久吗?很危险吗?”


“是为了我们的事,”ming意识到有些吓到小龙,语气软下来,“我要到星之国去一次,要等事情都解决好了才回来,我想你保证我会尽快的,相信我。”


这家伙不是第一骑士吗,应该没什么解决不掉的事情吧。Kit的心紧张地砰砰直跳,嘴上却说:“你走就是了,顶多我没巧克力吃了呗。”


kit把手放在ming的心口,念念有词。ming觉得心头一暖,想来是kit念了什么保护咒。


“我的法力不够强,不知道可以维持多久。”kit低声说,“这个法术可以保护你,火烧不到你,雨淋不到你,最重要的是,如果你真有危险,我能感应的到。说不定我会屈尊来救救你。”


“我是为了我的巧克力,可不是为了你,你可不要误会。”kit昂起头大声说道。


“好,好。”ming笑着看着Kit的脸,他的小龙也在尽自己的力量保护他。


看来小龙也是他的铠甲。


“但是你得相信我,我就算有危险也一定能解决好,你可别来救我。”ming看着眼前的少年,阳光给kit白嫩的脸镀上金色的边,细小的绒毛也看的清清楚楚,像柔软多汁的水蜜桃。真想尝一尝,这水蜜桃是不是如同想象一样甜进心里。


kit露出了一点不乐意的神色,似乎要呛声反驳,ming抢先说:“上次你吃坏肚子时不是说这山里有温泉吗,能带我去看看吗。”


“好。”


原来这深山老林里真有温泉,简直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望着眼前热气腾腾的一汪清泉,ming不由得感叹。


“扑通”,kit三下五除二脱得只剩底裤,跳进温泉里大声招呼ming,“温泉真的超棒的!你快来!”


嗯,超棒的。少年明媚皓齿,整个人白得透明,看起来香甜可口。


ming也脱了外衣,躺进温泉里。温暖的水流包裹他的全身,好像窝进了温柔乡里。


kit笑嘻嘻地迎过来,“整座山我最爱温泉,每次泡都超放松。”


“温泉确实很舒服,但你屁股后面那是什么?”


“哎呀”kit回头看了看,“太舒服不小心露出了尾巴。”


“?”ming精神一振,“快过来让我看看。”


“不!可!以!”kit转身逃跑,被ming拦腰抱住拖回来,急得滋儿哇乱叫,“喂喂喂!怎么可以随便看龙的尾巴!没礼貌!”


但ming随着和kit见面次数的增多,骑士精神日渐丧失,早已逐步露出了大尾巴狼的真面目。现如今被骂没礼貌也是不管不顾,随手拉下Kit的裤子,就看到了kit的小尾巴。


“哇哦,”见多识广的第一骑士张大了嘴,“和我想象中的龙尾巴真的完全不一样。”


kit白皙的面庞变的通红,愤愤地去拉裤子,“那是因为你们人类知识面狭窄。”


ming扼住了kit的手腕不让他拉,“书上不是说龙的尾巴布满鳞甲,闪闪发光,你的尾巴怎么长这样。”


“书是谁写的?”


“先人。”


“对啊,这都是你们人类的胡思乱想,”kit又仗着自己是龙就得意洋洋,也忘了拉裤子,“我们龙的尾巴其实就是这样的。”


“这样毛绒绒的?”眼前的小尾巴小小只毛茸茸软绵绵,ming好奇地伸出手去拨拉,小尾巴敏感地颤了颤。


“我法力比较浅,所以尾巴就很小,”kit有些丧气,“法力比较强的龙会有很漂亮的大尾巴。”


“但你这尾巴也太小了,”ming毫不留情地嘲笑他,“像兔子,不不不,像小鹿,不不不,像柯基尾巴,柯基你知道吗,一种狗狗。”


kit又被ming气得半死,一边伸手去推开他,一边着急拉裤子,一时间手忙脚乱,“你死开。”


“我不。”感谢平日里哥哥对自己的严格训练,ming的肌肉全用在欺负龙上了。ming凑近了仔细看了看白白的一小团尾巴,捏了捏,嗯,皮亮毛顺,柔软温实,手感一流。


“好可爱。”面对小龙,厚脸皮的Ming从来不吝啬溢美之词,“你的尾巴真的好可爱。”


kit脸红的要滴出血,“明明很小,很没出息。都怪我平日不好好练功,法力太浅。”


ming手中的小尾巴微微颤着,他眼前的kit被温热的泉水熏得浑身粉红,狭长的睫毛像小扇子一样扑扇,水珠顺着脸光滑的颊和脖颈滚下来,整个人看起来又乖又软。


想把kit压着,日上三天三夜。


粉红色的kit就在眼前,ming对他的渴望是那么强烈,但责任感压住了他的动作。


暗暗念经,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字头上一把刀。


ming的心脏砰砰的跳动,他清楚的知道这样的kit让他无比的心动,他无法想象以后的日子里会有第二个人看到这样的小龙,他希望这样调皮傲气又天真乖顺的小龙永远只属于他一个人。


但人的生命只有短短几十载,他总会先走。


总有别人会发现这条可爱的小龙,总有别人会照顾他。


想到这个莫须有的“别人”,ming的心里酸胀到不可思议。他疯狂地嫉妒未来可以和kit长相厮守的某条龙,或者某个别的什么。


作为小小人类,能遇到kit,大概已经很不可思议了。


ming这样想着,情不自禁地把kit整个捞进怀里,紧紧抱着他仿佛要把kit揉进自己身体里那样紧。


仿佛是这绝望的疯狂传递到了kit心里,Kit也伸出手,迟疑却坚定地回抱了ming。ming感受到kit的一双小手,温柔却有力量。


他想开口问,做我一个人的小龙好吗,只属于我一个人。


他想kit或许真的会答应。


但他不能,这太自私了,他负不起这样的责任,他不想等自己离开以后留给kit空空的想念。


他的傻小龙或许会执着地守着一份思念千百年,这太寂寞。


kit说得对,人类太傻太渺小,他现在只能为他的小龙尽自己的一份力。


“等我回来,”ming压着嗓子说,“我要去星之国把污蔑你的坏人揪出来。”


“好。”他的小龙轻声回答。“快去快回。”




8.


去了星之国和yo汇合,才知道事情真的比想象中复杂太多。


似乎不仅仅是杀人放火抢劫偷窃,这些愈演愈烈的恶行背后仿佛有更深层次的邪恶力量。


yo真是两肋插刀的好朋友,他原本打算为了好友一力承担下这些危险。


ming有些庆幸自己来了星之国,而没有把事情都丢给自己的好朋友。


但又有些惭愧,他本是为了kit而来,也本没想到事情这么危险。


看他面带愧色,yo拍了拍他的肩膀。


好兄弟就是不需要解释,不需要言语。


好在yo的男朋友是皇家首席骑士,在他的帮助下许多事都可以打出官方的旗号,顺利很多。


抽丝剥茧,图穷匕见,恶人的目的随着他们日夜不停的调查渐渐露出端倪。


似乎是有人想搅乱池水,推翻皇权。


事情解决得很艰难,但最后总算落得圆满结局。


ming马不停蹄地往回赶,心怀巨大的喜悦,来不及回宫就想先冲上山找他的小kit。


结果哪里都没有。什么都没有,找遍了也没有。


敲大石块也没有人回应,整个洞穴走遍了也不见人影,跑去温泉也空无一人,满山地跑着喊着也没有回音。


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事。kit说过,他守护这座山,所以在山上喊他他一定能听见。


ming的心如坠冰窖,难道是哥哥趁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


ming疯了一样冲回宫去。


“哥哥,”ming紧紧拉着forth的胳膊,“我的小龙呢,你是不是抓了我的小龙?”


“?”看到ming急得满头大汗,forth给他拉来一张凳子,“什么什么,你坐下慢慢说。”


ming的嘴唇打颤,心乱如麻,哆哆嗦嗦地诉说着。


说自己是怎样偶遇Kit,kit是怎样动人可爱。


说自己在星之国是怎样和yo一起顺藤摸瓜一路从偷鸡摸狗的劫匪小偷开始一层层往上追寻,最后发现了幕后凶手是当朝大将。


说自己一开始是多么难以置信,但后来也找到了重重证人可以证明大将就是想先搅乱民生,再把罪过推在龙的头上,最后以“民生破败,伐龙不力”为借口推翻当朝皇权。因为他以为不会有真的龙。


说大将被他们设计抓了现行之后恼羞成怒派人出来追杀,他们一次次死里逃生,最后却一个不慎被火药爆炸困在火海里。


说自己之所以还活着就是因为小龙的咒语在最后关头保佑他在火海中不受伤害,保持清醒,还救出了yo和pha。


“如果不是Kit,我此时此刻已经死了。”Ming说着说着,眼泪哗哗地留下,最后甚至嚎啕大哭,“哥哥,不是小龙的错,他是无辜的,你是不是已经抓了他?”


forth震惊之余有些惭愧,他没想到自己给了弟弟这么大的压力,也没想到弟弟差点因为自己布下的命令而命丧他国。


“我没有,我没有抓他,你先冷静冷静”forth的声音安静沉稳,ming渐渐冷静下来。


“我充分相信你能解决好这件事,所以没有派人动手。”forth解释着,“但我现在知道不是龙的错了,以后也绝不会误会他了。”


ming抽抽噎噎地点点头。


“你好好想一想,kit会不会是嫌山上无聊出门玩儿了?”


“不可能,”ming一口否决,“他一定会好好在山里等我回来的。”


“你们感情还真挺好。”没想到forth会调侃他,ming小脸一红,默不作声。


“那他会不会是被谁带走了?”


ming想了想。


突然眼前一亮。


“谢谢哥!我先走了!”




9.


应该是哥哥带走了Kit。


当然,不是说自己的哥哥。


而是说kit的哥哥。


小龙虽然傻乎乎,但喷的火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如果真有谁想强行带走他,不至于一点儿打斗痕迹都没留下。


想来想去,只有可能是kit的哥哥。


他最信任的、从小把他带大的哥哥。


但是要去哪里找哥哥,ming其实也没什么头绪。


就用最原始的笨办法吧。


咚咚咚,咚咚咚。


ming在洞口敲着大石头,他心想一直按门铃的话,主人家总有一天会出来接应。


咚咚咚,咚咚咚。


断断续续敲了快一天也没个回应,ming有些泄气,但又别无他法。随便吃了些干粮,ming在洞口倚着大石头囫囵睡去。


醒的时候吃了一惊。


他躺在洞里,不对,应该说是被绑在洞里。


眼前是一个八尺壮汉,面黑如砂。


听说遥远的国度有个黑脸代表人物叫包公,ming觉得那个包公比脸黑说不定还要输给眼前的这位。


壮汉开口,声如擂鼓,“你就是ming?”


ming点点头,“keang哥好。”


“呵,大胆的人类,谁许你叫我哥哥,”keang不屑地看着他。


“kit是和你在一起吗?”


“呵,是的,是又怎么样?”keang看着ming,居高临下的威严紧紧压迫着他,“难道你还想再见kit?”


“想,”ming毫不迟疑地回答,“请让我再见见他。”


“见了他又能怎么样?你难道能一辈子和他住在山里?就算你一辈子都陪着他,你死了以后他怎么办?”keang的话句句打在ming的心上,ming迟疑着,一时没有回答。


看着愣住的ming,keang朝身后喊了句,“看到了吗kit,他说不出话了,这就是他的态度,根本不值得你要死要活的。”


“要死要活?”ming有些紧张,这只傻龙又做什么傻事了?


“前段时间我来看他,就觉得他不对劲,”keang叹了口气,“他胖太多了。”


哦,都怪我巧克力带太多…


“我一眼看出来他有心事瞒我,他原本藏着掖着不肯说,结果有一天突然哭着喊着说要去救你,我才知道他竟然对你这个小小人类动了心思。我不让他去,他在家里撒泼打滚,又哭又闹。最后只能施法把他困住才行,但还是一直哭。”


ming心下了然,一定是他在火场上的那天。


想到kit为了他流眼泪,ming心疼的要死过去,恨不得立刻把kit抱在怀里。夸夸他,他的法术超厉害,多亏他的咒语,自己才能平安无事。


Kit直白透明,为了自己明知道有危险也要赴汤蹈火,相比之下自己却还在瞻前顾后,或许真的是太胆小怕事。


忽的有豁然开朗的感觉。


谁的生命都只有一次,明明可以精彩绚烂却硬是要生生错过,这难道不是一种辜负?


遇到爱情本是奇迹,这世界每天有上演无数幕分离和错过,明明有机会把爱情牢牢抓在手上却要自己放开手,这难道不是一种浪费?


ming感到他心里有一颗种子蠢蠢欲动了许久,终于在这一刻破土而出,哗哗地发芽生长,开出耀眼的花朵。


“哥哥,”胆小ming只是一瞬间,厚脸皮ming才是本我,“我不是犹豫,我只是在想怎么才能让你认可我。”


“你怎么样我都不可能认可你,”keang铁面无私,对他嗤之以鼻,“难不成还想让kit跟你走?”


“我愿意跟他走,”虚空中突然传来kit的声音。


“如果他邀请我的话。”声音又突然变小。


啊!太多天没有听到kit说话,这一句仿佛天籁,ming焦虑不安了太多天,终于安心。


“什么?他甚至都没有邀请你?你们还没有在一起?”keang瞪大了眼睛。他激动地打了个响指,“啪”,小kit突然从虚空中走出来,出现在Ming的眼前。


kit蹬蹬蹬跑到ming眼前,蹲下来抱着腿看着他,眼泪汪汪:“你瘦了很多,而且变得好丑。”


ming想想自己死里逃生数次,又从星之国日月兼程地赶回来,再翻山越岭,现在确实是又脏又累,狼狈不堪,还有点儿烧焦。


“你不要哭啦,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小龙眼睛红通通,ming想亲一亲却被绑着动不了,只能轻言细语安慰他。


keang冷冷地,“kit你根本就是被他的皮囊迷惑了,这家伙一看就是个花心鬼。趁你们俩还没在一起,赶快分开别见面了,省得以后伤心后悔。”


但是ming已经彻底想通了,决定了,不再犹豫不决,不再摇摆不定。


小龙都这么勇敢,我也,不能给人类丢脸啊。


我是月之国第一骑士,一言九鼎没在怕的,也没什么不敢承诺的。


“我不会辜负你的,”ming语气坚定,眼神清亮,“虽然有一点点晚,但是,可以请你和我在一起吗?”


kit泪珠还挂在睫毛上,却笑弯了眼,“唔,这么突然啊,我考虑一下下。”


“我喜欢你,最喜欢你,跟我走吧,我带你游山玩水,带你吃遍人间美食,你如果最后还是喜欢山上,我就陪你回山上来。只要我还活着一天,就宝贝你一天,跟我走吧,你不会后悔的。”顾不得哥哥还在旁边,ming希望自己的表白郑重又有心。


小龙笑的张扬又得意,酒窝深深挂在脸上,甜得醉人。


真好,希望他一辈子都能这样笑。ming在心里祈祷着。


“我想,能发明出巧克力这么棒的东西,人间应该不会太坏。”kit笑嘻嘻地,“但是我听说人类求爱的时候会有戒指。我的戒指呢?没有戒指我不会答应的。”


”以后求婚的时候补给你一个大的。“ming诚恳地说。戒指!开玩笑,我是第一骑士,我要准备全国最大最好的戒指!


”那…那好吧,勉强同意了。“kit张开双手抱住ming。


”咳咳,“哥哥有些尴尬的清了清嗓子,”kit,你真的想好了?“


”嗯!“kit的回应简单有力,在山洞中隐隐有回音。


”你真的愿意变成人吗?“


”嗯!“


等等…kit可以变成人?


那我之前都是在犹豫些什么?


ming一直觉得自己聪明又敏锐,现在却觉得自己脑子有些不够用了。




10.


事实上kit确实可以变成人。


”龙有逆鳞你听说过吗,“keang终于肯给ming松绑,”如果把龙的逆鳞拔掉,龙就可以变成其他物种,想变什么都随便,只要心里想着就行。“


Ming喜出望外,心花怒放。


可以和kit白头偕老了!想到就跃跃欲试。


”kit,你如果真的变成人类,你现在所有的法术也都没有了,也不能飞了,也不能喷火了,也不能再照顾这座山了。只能活短短几十年,后悔也不可能变回来了。“哥哥深色凝重。


kit有些感伤,”离开这座山确实有些舍不得。但是ming离开我不行的,对吧?他太弱了,只能我照顾照顾他。“


ming明白Kit为他做了多大的牺牲,他紧紧握着kit的手,”对,没有你我肯定不行的,这辈子拜托你了。“


keang深深地看着ming,”我这弟弟单纯又天真,脾气暴躁又倔强,凡事不肯低头,你一定要好好包容他,你要是哪天辜负他惹他伤心,我马上来咬断你的头。“


kit:”哥!能不能给你弟说句好话!“


ming:”哥!我会的,我保证。“


keang:”还有一件事,拔逆鳞超他妈痛的,你真的行吗?“


kit:”超他妈痛?等等,等一下,我再考虑一下…“


ming:”啊啊啊啊啊,别考虑啊,我我我我能想到办法!打麻醉的时候拔行不行?“


keang又一脸不屑,”你们人类的药,龙怎么可能有效。“


ming叠声回答,”有效的!之前kit就吃过我们的胃药,效果拔群!而且他对酒精也很敏感!“


keang:”你到底都给我弟吃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ming:”哥,我错了。“


kit;”麻醉,好像可以诶…“


ming:”我们试试,痛的话我们就不拔,好不好?“


kit:”好。“


最后ming带kit和keang回了月之国,请了宫廷御医麻醉,keang亲手拔掉了kit的逆鳞。


ming也第一次看到了kit的原型。和他想象的差不多,一条漂亮神奇的小龙,有着光泽亮丽的犄角。


拔逆鳞的时候小龙睡得很安慰,看起来一点也不痛。宫廷御医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给龙麻醉手也在没抖的。


倒是keang哥哥,一个彪形大汉,拔逆鳞的时候突然红了眼眶。趁弟弟睡着, 扭过头快速擦了擦眼睛。


ming握着龙爪,看着一道金灿灿的光闪过,kit的从小龙变成了他熟悉的少年,手还安安稳稳的握在他的手心里。


这个少年以后就是他的了。


我会爱护他,帮他挡过所有风雨,保护他天真的笑容,不会让哥哥失望。ming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


kit醒来的时候keang已经走了,kit很是消沉。ming赶快拿出一大堆好吃的好声好气哄了半天,kit才多云转晴。


刚变成人的kit对自己的新身体感觉很新奇。


”不能喷火了,也不能飞了,原来是这种感觉。“kit有些紧张,”那我是不是也没有尾巴了?“


ming若有所思,”你来我卧室,我帮你检查检查。“




11.


”kit你好热好紧,是我睡过最水润最舒服的了,你好棒。“


”啊…你竟然敢把我和普通人比!你走开!啊…“


”我错了我错了,但我不走。“不仅不走,还要往更深处去。




这么迫不及待真的不能怪ming,毕竟之前面对醉酒小龙和粉红小龙都靠暗念心经抑制住了邪念,现在再不实践实践大概要憋成废人。


怎么能憋成废人呢,憋坏了小龙下半生的幸福怎么办。


顺便一提,小龙真的没有尾巴了。




12.


三年后月之国举行了盛大的婚礼,全国第一骑士和他心爱的少年成了亲。


但是没有用全国第一大的戒指。


因为国王本人和星之国王子成亲的时候用了全国第一大的,勒令ming只能用全国第二大的。


婚礼上有个黑脸大汉呜呜哭出声,还有好心的姑娘上前安慰。


keang只是很感慨,三年过去了,他的弟弟还是笑得那么甜,看起来还是那么飞扬跋扈又聪明乖巧,他也放心了许多。


骑士爱上恶龙,原来童话故事从这里才算刚开始。



评论(4)
热度(330)

椰奶。

© 南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