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

【MK】Those Words(5)

5.

开始只是作为Yo的好友加进去,毕竟Yo的暗恋,他作为军师也参与了全程的几分之几。

而Kit,是他这几分之几中的二分之一。

Beam也因此记恨他许久。

 

其实他对Pha都印象单薄,立体只存在于Yo嘴里。

爱大概真有魔力,能让一个人隔着距离都在一个人心中膨胀具体。

起初他还能觉得几分好笑,渐渐的,有了羡慕感动。

能这样爱一个人,被他深深吸引,即使独自一人也能长长久久的坚持,真的很好。

 

Yo看了Pha多久,他就看了Kit多久。

小小的个头,穿着绿队的运动服却灵活的穿梭在坐满红队队员的观众席,只是为了给Pha送水。

那是最鲜亮的一幕,顽固的刻进他的记忆里。

 

这事他从来没向Kit提过,像是守着一个关于自己心的秘密。但现在的他,Ming觉得,他比任何人都懂得Kit就是这样的人。他对别人的好,细致到看来笨拙,自己却极顽固的要守着这份笨拙。

 

而当他在Yo的介绍下,第一次正式和Kit打招呼,那些被他归为单薄的印象却一下子生动起来,好像这一刻他实在等了太久。

“P……P’Kitkat?”

他笑得阳光灿烂,而站在对面原本微微昂起头对他微笑的人瞬间黑了脸。

“你找死吗?”

这是Kit正式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再后来,Forth终于追到Beam,六人组名正言顺的分好了两组,他和Kit算顺势绑定。

和又一任的女友分手,于是心安理得的揽着Kit肩膀说“我们这两只单身狗相依为命啦”。

他不知为此挨了多少肘击,却每次心里都装满愉快的泡泡。

Ming开始问Yo,“Yo,你说我是不是有点受虐倾向?”

Yo看着他叹气,一副不知道该从何说起的深沉模样。

 

他的Kit学长实在太有趣,一逗就生气,一哄就消气。心软的要命却一定要死撑。

“其实我脸皮没那么厚呐P,都是因为要哄你才变成这样,你要对我负责!”

他说这话时,笑得眼睛眯起来,这不是谎话。他总会逗女孩子开心,却不会这样死皮赖脸的去惹一人生气再负责把他哄好。

听到这话的Kit气到说不出话,蔓延到耳垂的红不知是气更多,还是害羞更多。

 

一起吃饭,一起游戏,一起运动……一起做了太多事。

连他自己都没发觉,一颗总是飘荡的心居然安稳下来。

 

在夜晚搭摩天轮看烟火时,Kit死活不愿意。

“P这么不愿意和我一起吗?”

“我们又和Pha他们不一样,两个大男人,看什么烟火。”说到后面声音低下去“……情侣才干这么无聊的事。”

“原来P是想和喜欢的人一起呐?”

“……干嘛?反正不和你一起。”

他拒绝他像是惯性。

“这样啊……”

脸上露出委屈也像是惯性,心里却是真的失落起来。

“你居然会喜欢这种东西?”

“什么?”

“就……这种啊。”Kit扬起脸看着缓缓移动的摩天轮“这种……”

“P到底想说什么啊?”

“就……你真的想坐?”

“如果P实在不愿意就算了,也无所谓。”

“啧,麻烦死了。”

丢下这么一句,人低着头气哼哼的走到他前面,甩着的两只手臂都在表达不满,可是人却是在排队的人群里。

他没有马上跟过去,注视着Kit的背影,心里想笑着把这再归结为厚脸皮玩笑的成功——他的Kit学长又败给他。可是,刚才的失落是真的,刹那的感受,却让心脏“咚”的下坠。

“走不走?”

前面的人忽然愤愤的回过头来瞪他。

“啊,来了来了。”

笑着快步走向他,抓住他的胳膊。

“干嘛!”

不客气的甩开他。

 

烟火很漂亮,但也只是漂亮。

会勾连起情绪的时刻,其实是属于某个人的。

 

摩天轮狭小的空间暧昧过头,说句话空气里都要擦出火花。

 

而当烟火终于照亮夜空,Ming的视线却停留在Kit身上。

嘴角翘起,眼睛发亮,Kit的手轻轻覆上玻璃,光影在他身上变幻流转。他放下他的壳,露出柔软的心,被他看见。

高空中缓慢移动的摩天轮,让时间的流逝仿佛都慢下来。

浪漫仪式的意义,抽象的“永远”总要有现实的形式来标记,比如此刻。

Ming想。

一直到摩天轮落地,安宁的时间里,Kit始终望着窗外,不肯回头看他一眼。

 

他们之间,其实早就超过了朋友的界限。

 

喜欢吗?

是喜欢这个人的。

爱吗?

什么才能定义为爱。

 

Kit不是一场短暂吸引,可以游戏一程的对象。

 

Yo说“你们看起来很相配。”

他的好友是认真而坦诚的人。

“Ming,你和P’Kit真的……没什么吗?”

他便笑着去搂Kit肩膀,问他“那……要不要试试看,和我?”

他知道Kit百分之百会拒绝。

Ming看起来没有真心,Kit的拒绝顺理成章。

不过又是第一百零一次的玩笑。

 

他鼓起一点将错就错的勇气,Kit却不给他这样的机会。

 

“不要。”

被搂住的人翻了个白眼,推开他的手臂。

 

于是“要不要和我试试看”也加入日常调戏的对话,说到麻木也就真的成了玩笑,勇气和真心都散掉。

 

 

终于失去控制是在毕业典礼后的聚会,喝醉的Yo抓着Pha念叨着以后在学校不能见面了,社会人和学生可不一样了。

即使这两个人已经同居在一起,毕业二字还是能从形式上拉出距离,何况,见面的时间是真的要变少。

Beam懒洋洋的靠着Forth喝酒,沉默而安定。

只有他和Kit,他们之间明明是深刻的联系,却没有合适的定义。

 

他凑过去,借着酒意把人搂进怀里。

“是呐……以后在学校就见不到P了,Ming会寂寞啊。”

 

拍着他的手臂,却没用力把他推开,陷在他的怀抱里,他能看到的耳朵和脖子都是红的。

 

他是真的,不想放开的。

 

TBC

评论(12)
热度(132)

椰奶。

© 南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