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

【MK】你看起来很好吃【相遇】

  • 狐狸Mingx兔子Kit的故事,不科学没逻辑,是开会的产物。

  • 毛茸茸元素只保留耳朵和尾巴。

  • 这个不算坑,是独立的想起来写一下的小故事合集。


【相遇】


木门被敲到第三轮的第五下,Ming终于从他摆了满地的木盆中间抽出自己的脚,叹了口气。

傍晚十分,是他提前点亮的灯显示了他在家的事实。最近天气很冷,雪快来了,没到夜晚天色就暗下来。

木盆里放着在冬季生长的那种葡萄,颜色淡薄,像是在紫色的果实外结了一层霜。

Ming是想要酿酒的,但多数时候,Yo总是来得很及时,让这些葡萄的命运变成果汁,很甜很甜的果汁。

 

但通常Yo不会这样敲门——礼貌的、有规律的,声音不大不小。

 

Ming打开厚实的木门。

是下雪了吗?

 

站在他的门口,是雪白且毛茸茸的家伙。他的个头不算高,所以在这个时候微微抬起头来和Ming对视。

雪白、毛茸茸的兔子。

Ming很久没见到兔子了。

 

“晚上好,我是Kit.”

Kit很有礼貌的打着招呼,只是说完后,嘴巴抿起的弧线看上去不太高兴似的。

“不好意思打扰了,我刚刚搬到你的隔壁。”

 

Ming毫不掩饰自己的目光,上下打量着送上门的兔子。片刻后,他愉快的眯起狭长的眼睛。

“晚上好,我是Ming,”狐狸先生露出迷人的微笑“外面多冷呐,快进屋里来吧。”

Kit站在他厚厚的冬季地垫上,那是Yo旅行回来带给他的礼物,地垫织出抽象的热带水果图样。

“是很冷,开始下雪了。”

Kit一本正经的回答“但谢谢,不用了。”

这样说过之后,Kit低下头,从包里取出一个方形的盒子递过来“这是见面礼。”

“还有礼物,”Ming笑得更开心了“Kit这么贴心,我们会是好邻居的。”

对于Ming热情的声调,Kit的回应只是不自在的挪了挪步子。

“所以是什么?”

Ming接过Kit递来的盒子,方格布在盒子上面挽出一个蝴蝶结。

“是饼干。”

“好吃吗?”

“不确定,合不合你口味。”

Ming盯着他说话时一张一合的嘴,他大概在紧张,Ming想,从他绷紧的嘴唇的弧线就能看得出来。

房间里明亮的灯光递出来,让他毛茸茸的耳朵染上一层毛茸茸的光边。

“那么……好吃吗?”

Ming又问了一遍,而Kit有些困惑的迎上他的目光。

“我是说……”Ming抿起嘴,声音拖长“你。”

“什么?”

“你,”Ming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你好吃吗?”

Kit愣住了,他虽然没有立刻掉转身体跑开,但是耳朵上的绒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炸了起来。

“这是作为兔子的常识吧,Kit,狐狸可是很、喜、欢兔子的呐。”Ming说着,动了动自己的双脚“看,这是温暖的兔毛拖鞋。”

Kit的眼睛快速的扫过他的脚,圆圆的眼睛从发愣转而瞪向他。

“……Pha这个骗子。”

“什么?”

站在他门口的兔子先生后退了一步,嘴里小声的嘟囔着。

“你说Pha?”

“他说你会是很好的邻居,你是Yo最好的朋友。但是显然,他说错了。”

原来如此。

原来是Pha的朋友。

不然再大胆的兔子,也不会随便敲响狐狸的家门。

Kit伸出手“把饼干还给我。”

“送出去的礼物可没有收回去的道理呐。”

“我不和……不和吃……”Kit的话在嘴里打了个转“总之,我不想和你打交道。”

他的嘴角下垂,一阵冷风吹过来,柔软的绒毛向着Ming的方向轻轻抖动。

他忽然伸出手,抓住了Kit的耳朵尖——

……

 

他被Kit狠狠的踹了一脚,兔子踢也很痛。

而饼干盒子被他粗暴的抢回去。

Ming还能在脑子里回想起Kit摔上房门那重重的一声“砰”。

他透过窗玻璃看向对面房子里亮起的灯光,外面的雪越下越大,他担心自己的玩笑,会不会让Kit连夜搬走。

虽然后面他也努力的道了歉,但是显然,他失去了兔子先生的初始好感和未来可能的信任。

 

Ming继续坐在他的葡萄中间挑选用来酿酒的果实,他的拖鞋非常温暖,而这到底是什么毛做的他也不能分清楚,他周围脱毛的家伙太多了,收集脱掉的毛做成拖鞋,他和Yo还有Pha和Forth每个人都有一双。

 

希望他不会搬走。

Ming再一次在心里祈祷。

 

【完】

评论(15)
热度(134)
  1. 🌸hello暖暖.南瓜 转载了此文字

椰奶。

© 南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