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

Strawberry Soda

  • 和甘老师的联文,她GB我KC,AU设定。

  • 主背景来自甘老师的奇妙脑洞,我是……我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开始写的那个人,没联文过所以试试看。

  • 前文——>Pink Champagne


1.

筷子在餐盒里徘徊不定,残留的寿司东倒西歪,卷不成卷。

作为团队财政大权的把控者,Copter特意叫了一整盒三文鱼寿司,用来体贴连夜奋战的技术支持Tee。

但——

消失的不仅仅是那一整盒,还包括自己什锦拼盘里的三文鱼,连一小片都没放过。

Copter默默翻个白眼,用筷子夹起还算完整的甜虾寿司。

 

把寿司整个塞进嘴里的时候,荧幕上圆脸的男孩已经红了眼眶,Copter放慢咀嚼速度,在头脑里翻出他非专业剧评人的打分表格,从1到10。

房门也在这时被推开,192的前线从他的屋子里移动到客厅。

而从听到开门声到被God恰好挡住视线,速度快过让Copter反应。

God偏偏站在正中间,完美挡住画面。他看上去大概醒了一半,这一半支撑他精准的把手伸向摞在桌子一角的零食堆。然后就是被Copter摆放整齐的零食建筑轰然倒塌。

“啊……”

“哥你起来。”

没出口的话被截断,矮个子的财政大臣站起身来挥手“挡住我了哥!”

“?”God转身去瞄电视,手同时拆开薯片包装。荧幕上的人他认得,不久前还出现在自己相机的取景框里。

眼泪落下来,少年在电视机里可怜的皱了皱鼻子。

“你把关键一幕挡住了。”

等Copter移动到God身边,Bas已经哭完只留给他一个背影,场景很快切换到下一个。

“你怎么在看这个?前期调查不是已经结束了吗?”

“……哥为什么每次形容我的工作都那么奇怪?”

God用两个指头夹着薯片飞快往嘴里丢“是吗?”

“最近是不是推理看太多?”

“我哪儿有时间……”

“Bas演的不错。”

God笑了“你每次用这个语气说话就表示你没有投入其中。”

“我是应该用解构主义来分析一下这部校园爱情剧吗?”

“换话题吧。”

“那好。”

Copter快速接受这样的话题转换,回到沙发上摸出自己的手机一阵摁。然后他把停留的画面推到God眼前。

是Bas的INS,最新一条写着“无花生不合作”。

“怎么了?”

在God问出这句话的时候,Copter就又把手机往他眼前推进。

“???”

英俊的前线一脸茫然“是什么新流行的说法吗?这个?”

“图,看图啊哥。”

“图?这不是我拍的图。”

Copter提起的气这下泄的彻底“就是因为不是你拍的才不对吧?他没用我们的图。”

“还有,”Copter撤回手机又是一顿翻,之后再次放到God鼻子下面“这是哥你拍的,是有什么特别的立意吗?”

“接机图需要立意?”

“那请问为什么一张正脸都没有?”

“他不看我。”

“啊?”Copter一愣“躲你镜头?为什么?你们有过节?”

“没有,”God把空掉的零食袋揉成团,手腕一翻做个投篮姿势,袋子掉在地板上,缓慢挣扎着展开“应该没有……”

Coter叹了口气,俯身把袋子捡起来“我想休假。”

“但你收了钱。”

“好像哥你们没同意一样。”

Copter撇撇嘴,回头看着屏幕上的照片,都是侧脸但其实拍的非常可爱。少年人饱满的脸颊就像新鲜的好水果,长长的睫毛上都落着光。

无可挑剔的技术和审美,Copter就是敢拍着胸脯说God是最好的前线最棒的摄影师。

技术才是王道,什么摄影师对模特的情感,那都是写小说骗人的。

“……居然用的不是我们的照片。”

“原来你是在意这个啊,”God笑着拍了拍Copter肩膀“也不是每次都会用我们的。”

“好吧,”Copter抬头看一眼前线挂着的黑眼圈“哥你接着补觉吧,辛苦了。”

说是这么说,可是心里还是觉得……而God接了杯水,又卷走了另一包薯片才回去他的房间。

 

Copter看一眼散布在桌上的零食,不少都是God从其他前线或者粉丝那里收到的小礼物。

毕竟他的身高和外貌摆在那里,长年戴口罩也没太大用处。

而God对自己有图博这事还一无所知。

 

Copter想,如果某天他要转行,不如就做经纪人。反正他的两个哥都又好看又专业。

经纪人啊……一想起这个词,某个名字就飘飘荡荡的浮现。

说起来也是没多大的圈子,他们居然就真的见一面也挺难。

这次接下了工作,倒像是弯弯绕绕的重新连接起来,但他们其实不会和经纪人打多少交道。

 

他在宽松的家庭氛围里长大,家人对于他的梦想一直给予充分支持。唱歌、跳舞、导演主持……只不过这些爱好还处于“时机尚未成熟,变成命运”的阶段,他就已经做起新的工作——之前没想过的工作。

负责他们这个小小团体的运营出乎意料的充满成就感,信赖和配合,简洁与高效。

 

Bas参演的电视剧已经唱完片尾曲,Copter摁下遥控器的关闭键,然后从餐盒里夹起第二个散架的寿司。

他这一周都不会提供三文鱼了。

 

**

Copter有时会到相熟的酒吧唱歌,这对他来说是个不错的放松。

而今天的舞台上多出了一个人的位置——话筒以及座椅,椅子上面横放着一把吉他。

他低头留心看了看那把木色乐器,在酒吧的灯光下泛着柔和的光泽。

他指一指吉他,和站在吧台后的老板打手势。

老板表示“没关系,你唱你的。”

 

钢琴伴奏响起,Copter在椅子上坐定,拢住话筒。

 

“智者说只有傻瓜才会一见钟情,

但我仍情不自禁爱上你……”

 

他轻缓开口,酒吧也随之安静下来。

Copter微笑,视线垂下,在他让自己全情投入到唱歌这件事之前,他又忍不住看了一眼身边的吉他。

莫名的存在感,像是等谁来似的。

 

 

而Kimmon是在他唱完第二遍“只因我情不自禁爱上你”时出现的。

只能怪酒吧灯光昏暗,他就从不知哪个角落里浮出来,笑着走到他旁边拎起那把吉他。

声音在视线转向他的时候弱下去,还好歌词旋律已经烂熟于心,Copter拖长一个单词,让它轻飘飘滑去下一个。

转的漂亮,Copter在心里给自己鼓掌。

 

Kimmon在他旁边的椅子坐下来,和弹钢琴的人互相点头致意,他居然就这样加入进来好像并没有哪里不对。

他拿好吉他摆好姿势简直行云流水,或者说是厚脸皮到了旁若无人的境界。

当作舞台突发事件就好,这才是歌手的品格。

可是,唱完最后一个单词“你”,也是确凿忘记下面该接哪一段。

音乐没停,大脑短暂的空白他就错过了正确的节拍。

 

“抱歉我忽然加进来,”Kimmon单手握住话筒开口,眼睛却是带笑的转向他“我们从头开始吧。”

“OK.”

Copter点头,方才的一点慌张此刻已经落下去。

他们已经很久没见,搭档唱歌是可以准确划进“过去”的范畴。

Copter回给他一个笑容,大概能比“处于礼貌”多一点真诚。

 

音乐本来就是自由,素不相识的路人都能默契合作,更不用说他们曾经常常一起唱歌。

吉他的声音比钢琴更切近在耳边,Copter重新唱起这首旧时情歌:

 

“智者说只有傻瓜才会一见钟情,

但我仍情不自禁爱上你……”

 

“握住我的手,和我共度此生,

因为我情不自禁爱上你……”

Kimmon的和声在快结束时汇入,他只唱了几个词,声音轻柔像落下羽毛。

目光交汇他们相视一笑,Kimmon便又低下头去看手中吉他。

Copter想,他们再会的方式大概不错。

 

一曲终了,台下掌声伴着恰到好处的口哨,有人喊“再来一首。”

Kimmon抱着吉他看他,笑道“再来吗?”

“随你啊P。”

“那唱什么?”

Kimmon掏出手机翻歌,他凑近点去看。

唱歌当然要尽兴。

他们很快敲定下一首。

 

**

两个人一起唱完三首歌,收获了掌声鲜花还有免费的饮品。

Kimmon把不大不小的花束递到他胸前“送你。”

“想借花献佛啊?”

他笑着说话,手握着酒杯,没接那束花。

Kimmon也笑了,他摇摇头,把花放在空座位上。

 

“P’Kim怎么来这了?以前没见过你。”

“不算常客但也来过几次,这里氛围不错。”

“嗯,是啊。”

Copter捧起玻璃杯,里面只是加了冰的苏打水。

“我也没见过你。”

“就是这么不凑巧。”

Kimmon举起杯子凑到他手边,Copter便迎上去,两人的杯子轻轻一碰。

 

“这儿能碰上好多不错的声音,”Copter捧着杯子“P可以来挖一挖新人。”

“那你要不要来?”

“我就免了。”

“哎呀,Copter是信不过我吗?”

“当然不是啦P。”

“如果是Copter的话我倒是有兴趣签下来,其他人就免了,现在带两个人时间已经不太够用。”

“P带的人都很不错呐,新人的人气上升很快。”

“还好小孩够努力,”Kimmon嘴角勾起笑意“但也要各方面多帮衬。”

Copter看那一点笑逐渐扩大,蔓延到他一双狭长眼里就怎么看都很狡猾。

“你们TTM很有名,”Kimmon看着他“拍谁谁就会火大家都知道。”

“不是吧P,”Copter笑“你也开始信玄学了?”

“只要能火我什么都愿意信一信呐,”Kimmon说着,杯子主动碰过来“是Copter你的话,当然没问题,这可不是玄学。”

“P’Kim你别这么说,”杯子又碰回去,Copter拿起来喝一口冰块苏打“我是TTM的后勤,主要负责打扫房间和订外卖。”

Kimmon又是摇头,笑意温柔“那这段时间,我们家的艺人就拜托了。”

“真的说不上拜托啊P,是我们接的工作都会尽全力做好的。”

“嗯,我是很相信Copter的。”

“不过,”忽然想起什么“无花生不合作是什么意思?”

Kimmon愣了一下,然后笑起来。

Copter叹口气“还有,看不到192的镜头真的不科学呐P。”

“这两个问题是一个答案。”

“我觉得P你拜托两个字根本没诚意。”

……

他们聊了挺久没冷场,实在不像那么长时间没碰面,虽然三首歌唱完就切到商业模式,分别时就差互相递名片。

Kimmon报出自己的手机号码,敲出那一串数字,早就存在在手机里的名字和电话便显示出来。

他没删掉Kimmon的电话,原来对方也没换新的号码。低着头装样子的把他的名字删除又敲上,最后点下保存。

Line的号是换了新的,加上一看工作性质非常明显。

心头猛得要漫起情绪来,Copter慌忙压下去。

 

“要不要送你回去?”

“不用啦P,没有很远。”

“那好,改天约你吃饭。”

Copter笑着比个OK手势,然后挥手告别。

 

转身转得痛快,复杂的心绪只是一晃而过。

曾经的一点心动也不算痕迹全无,但又实在造不成太大影响。

 

走出酒吧Copter忽然想起件事,他应该找Kimmon换两张Tae Live更好位置的票才是,商业互惠才是他们新的相处模式。


TBC


评论(14)
热度(140)

椰奶。

© 南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