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

Pink Champagne

恭喜小明星终于肯看站哥的镜头。

甘了:

好久不见


3/?


“不行,没可能,我不去”


Tee把票甩在餐桌上吓得一九二前线慌手慌脚收拾东西将油腻纸袋和那两张不算便宜的通行证分隔开,这种辩论环节他向来是插不上话的,把票夹进钱包溜到沙发上腾出足够的空间给财政铁腕发挥。


Copter脸色不大好看甚至有点皱巴,屈起指节在桌面上敲动静大得好像要从木板下面敲出只家养小精灵,Tee也不甘示弱,不过是TTM三人组里又一次对决,他年纪更大,他没在怕的。


“理由呢,哥不去总得给我个合适的理由吧”


他不是不讲理的人,而且退一万步说,让Tee拿票去看喜欢歌手的live算作一段时间辛苦工作之后的额外奖励,这怎么能算坏事一桩。


天知道为了搞到这两张VIP区票老狐狸经纪人Kimmon又向他开了多少条件,TTM与他们公司的商拍合同签字敲章之后甚至附加了几条私人要求,虽然是不太过分的酒吧合唱邀约,可重新踏进同一条河流的感觉的确算不上美妙。


即使God强调很多次拍下签T是个人行为用不着从预算里划钱结账,可Copter思来想去还是觉得既然拍品是从目标艺人那儿拍来的理应算公款开支,一来二去账面上就烙出个不小的窟窿,谁来补,当然还得前线自己补。


“所以到底有什么区别?”前线愤然咽下一口牛肉细粉,“你就是想榨干我最后一滴血!”


要不是从God手里截胡了几张上次拍卖会上卡到Tae的高清,Copter还想不到可以找对方经济公司提出商拍的合作意向。接Bas的活儿是通过fc,要是能和Tae这边也达成合作关系,Kimmon这条人脉就算握住了,虽然于私他不想再在对方的领域边缘反复横跳,可于公,这似乎是能解决目前财政亏空的最佳方案。


在line上聊过两句,邮件来往几封确认过细节,最后约在办公室敲定合同,Copter签字之前笔悬在纸面上半秒,抬眼看坐在桌子对面西装笔挺的金牌经纪人,要求提得直白。


“既然我们要做商拍,那这次Tae小型live我要两张最佳拍摄位置的票,哥没问题吧”


“两张?拍他一个人需要两台设备?”


Kimmon只是笑。


“我有个朋友是他歌迷,又正好没抢到票”


“做人情啊,”经纪人垂下眼睛思忖两秒,“一张商拍票在合约之内这我可以给你,再多一张那就是私交,真想要吗”


他又露出那样的笑容,底气充分,弧度刚好, 带着志在必得的稳当,Copter从以前就不喜欢,从以前就没有办法。


还是说了要。



/
算来算去这张票里凝的绝不是钱这么简单,当事人却不领情,把TTM财政铁腕气得不行。


“我是他的歌迷又不是他的粉丝,没必要是个活动都去见一面,Cop你又不是不知道”


Tee平着语气没多少起伏,虽然他们这个组织是纯正的追星产业化产物,但真正能靠得上边只他一个,算半个事业粉,爱作品不爱人的那种。


歌手今天走机场搭什么衣服胡须刮没刮干净墨镜选哪个牌子这种事他是不在意的,出没出有质量的作品他才最关心,录reaction放YouTube做不少中肯的解读,也可以花整夜时间去和质疑他作品的人唇枪舌战,前提他认为那首歌确实好听。


“可你那天没抢到票不还骂了大半天,我以为你真的想去”


Copter也坐回座位,把声调放低。


“想去,他多久没开live了我当然想去,可没抢到票就是不该去,你拿到的票该你去”


“别!”坐在沙发上端着半袋薯片好久没开口的人被点名立刻发言,“Cop连调焦都不会能拍出什么东西”


“谁说我要去的?让我连听两小时木吉他不如给我一枪”,他扭头向前线扔了个冰箱磁铁又转向更年长的哥哥,布艺菠萝软绵绵的砸人根本不痛,对方还是大叫一声装模作样倒下,“哥还是你去吧,不然真的浪费,VIP呢,比你在网上抢的位置都好”


Tee沉默半晌,最后还是答应下来,Copter满意地点头,转进屋子去补觉,前线看这边战火一停,慢悠悠靠过来把薯片袋子凑过去给Tee,晃晃。


“哥你那天机子想用尼康还是佳能?”


对方瞥他一眼。


“T恤是谁要买的”


“我”


“照片该谁拍”


“...”


God把薯片清空袋子一折二折三折,灰溜溜回房间擦镜头,未语泪先流。




/
位置不错,舞台正中距离很近没有摄像机遮挡镜头,落座之后给Copter发了信息,对方回复过OK的贴图就算确认到。


God举着相机调光圈,肩膀从后面被人碰了碰,扭头一看是之前慈善拍卖见过的Bas的站姐,她的站子Tee有提过,出图不快但是张张精修构图也是一流,单是生图的转赞都很高。


上次买完T恤和Bas合照的照片被现场别家站子以不同的角度拍过贴到网路上,两个人肩膀相叠的角度极具欺骗性,Bas往下拉他口罩的动作又太熟稔,下拉评论区竟然也出现指着身高差捧心口大喊“登对”,接一串感叹号。


说来好笑,话题中心当事人之一TTM一九二前线的内存卡里却没有这张照片,唯一那张以第一人称拍摄的双人合照存在另一位当事人手机里,想要检查有没有拍模糊大概得下辈子才能做到,前提小明星没有赌气删掉。


“你们位置真好”


对方羡慕的语调飘高,God没好意思讲他今天是来主拍歌手的,莫名其妙被塞了手幅透扇所谓应援打包剩下的小物件在手心,塑料制品轻飘飘实在没多少质量,God看着用粉色爱心框框起来朝自己发射爱心子弹的小明星,说不上被击中,好像别扭更多。


“我会挡住你吗”


他想了想又转过头问女孩,虽然安排的是坐席可高个子不止腿长,卡图讲究视野干净遮挡少,即便有时候能利用遮挡黑影修出有气氛的神图,毕竟是少数。


“有点,你太高啦”


对方把相机支在三脚架上调整几下,语气里倒也没有责怪,她知道好产出能给Bas圈粉固粉,目标相同的话就不会特别计较这些边角的妨碍。


“这样吧,”Tee也转过来扒着椅背对女孩说,“你上来坐我这个位置,我不拍图,靠后点也没关系”


“不好吧,这个区越靠前越贵的”


“反正你多拍几张Bas,他今天来拍主角的”


Tee朝她挤眼睛。


再三赌誓自己没有工作时间内接私活只是TTM突然接的商拍之后站姐才愿意重新和God聊天,她有点委屈地碎念着公司发病,请神秘嘉宾请到最后两天才说是同公司的Bas,先不提搞的谁都没票只能高价买黄牛,整场live下来能听他开口唱两首歌就算赚到,看一圈发现没几个小明星的站子在现场,灯牌也零星,末了又凑过来。


“前排还连坐,好富喔”


没有,不是,我们一铢没花,靠老幺出卖灵魂拿的票子。


这话在两个人嘴边绕了一圈谁都没办法说出口,打着哈哈含糊过去。


嘉宾不会一开始就登场,God心不在焉卡完Tae开场的一支串烧两首新歌又拜托旁边Bas的站姐录好相,在粉丝互动的环节里低头检查照片,他删掉几张表情不好的噪点明显的,然后停下来发呆。


小明星今天会唱什么歌,这念头奇异地升起,又奇异地将他包裹住了。





/
他唱歌没有很稳当,气息不够足,台风也普通,是个演员该有的样子,God没有太意外,他记着十分钟之前站姐说她没听Bas正经唱过什么歌,顶多是直播时随意应着背景音里刚好熟悉的片段哼三两句,就这还被粉丝截下来转音频当闹铃。


可即使声线普通也没什么漂亮转音技巧,还是有挺多来拍歌手的相机端好了朝着他咔嚓咔嚓猛摁快门,God想了想,从取景框移开眼睛盯住舞台上的人,终于找到原因。


Bas选了首轻快的情歌,节奏蹦跳旋律入耳,十八岁男孩子嗓音还带着蜜味,有点黏,有点软乎的鼻音,举着话筒差点同手同脚还拼命朝摄像机比爱心,表情夸张又活泛,像丢了颗jelly bean进糖浆,浮在上面是甜,沉下去也是甜,总之甜透了。


这样的人好像就算被全宇宙偏爱也应该,无人不嗜甜,值得偏心偏到底。


God在歌曲后半才重新开始摁快门,上次正经打过招呼之后Bas好像终于舍得看他镜头,也许是氛围太好,小明星平日里总对他绷紧的腮帮消失了化成嘴边可爱的弯弧一对,他能预感到拍出来的照片绝对是历代级的好看。


嘉宾演唱之后是互动环节,眼看着Bas没下台还乖乖站在歌手旁边,站姐发出一声小小的惊呼又继续卡起来,God掂量过Copter的痛斥十连还是决定乖乖拍Tae比较好。


互动环节抽台下的粉丝提问,念到Tee的票号God吓得手明显一个抖动,他有点想转过去嘲笑TTM大哥的,可刚好Tae正往自己这边看四舍五入就是盯了镜头,职业操守支撑他稳在原地不动。


话筒从旁边被传递,有聚光灯从上面投到Tee发顶,他避无可避只好接过来握紧,没有任何遮挡地迎着Tae带点探究的目光。


“要说实话吗,”他讲话慢吞吞,等自己喜欢了蛮久的歌手点头才重新开口,“我觉得你新歌挺烂的”


来不及了,God心下一凉甚至连镜头都来不及关就转过去想摁着Tee的肩膀把他摁回位置,换位置的主意蠢透了,他发现自己坐前排根本没办法把人劝住,只能下意识弯腰往椅背后矮下去。


“拍到了!吃惊的Bas!!!”


站姐一抬膝盖差点撞到一九二前线的额头,God在狭窄缝隙里极艰难地分享着她的激动,几乎想为她鼓掌。




tbc.


不能指望🎃的KC线了所以大概每对都会提 主还是主电线杆前线和小明星


这章实在写得乱下章gb一定能交换私人号码我对灯起誓


写完就要发 坏习惯 活该没人看

评论(1)
热度(78)
  1. Rosie甘了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南瓜
    恭喜小明星终于肯看站哥的镜头。

椰奶。

© 南瓜 | Powered by LOFTER